• 你好,欢迎访问兴汉网!
  • 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皮囊好看吗?蔡崇达《皮囊》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11-04
    来源:推荐书
    人浏览    评论     

     
      蔡崇达《皮囊》推荐理由
      
      温馨提示:请勿在公众场合阅读,比如地铁,以免流泪遭围观。
      
      (读者XX起义书评:在地铁上,一边看书一边流泪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2015-01-09)
      
      《皮囊》,感动百万读者的国民读本
      
      由韩寒特别监制、刘德华、李敬泽作序
      
      白岩松、刘同、蒋方舟、阿来、阎连科、张晓龙倾情推荐
      
      献给内心漂泊无依的你,关于亲人、关于故乡,真挚暖心
      
      蔡崇达《皮囊》内容推荐
      
      一部有着小说阅读质感的散文集,也是一本“认心又认人”的书。
      
      作者蔡崇达,本着对故乡亲人的情感,用一种客观、细致、冷静的方式,讲述了一系列刻在骨肉间故事。一个福建渔业小镇上的风土人情和时代变迁,在这些温情而又残酷的故事中一一体现。用《皮囊》这个具有指向本质意味的书名,来 表达作者对父母、家乡的缅怀,对朋友命运的关切,同时也回答那些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
      
      书中收录有《皮囊》《母亲的房子》《残疾》《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我的神明朋友》《张美丽》《阿小和阿小》《天才文展》《厚朴》《海是藏不住的》《愿每个城市都不被阉割》《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回家》《火车伊要开往叨位》等14篇作品。
      
      其中《皮囊》一文中的阿太,一位99岁的老太太,没文化,是个神婆。她却教给作者具有启示力量的生活态度:“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
      
      《母亲的房子》里,母亲想要建一座房子,一座四楼的房子,因为“这附近没有人建到四楼,我们建到了,就真的站起来了”。为了房子,她做苦工,捡菜叶,拒绝所有人的同情,哪怕明知这座房子不久后会被拆毁,只是为了“这一辈子,都有家可归”。
      
      而《残疾》里的父亲,他离家、归来,他病了,他挣扎着,全力争取尊严,然后失败,退生为孩童,最后离去。父亲被照亮了。被怀着厌弃、爱、不忍和怜惜和挂念,艰难地照亮。就在这个过程中,作者长大成人。自70后起,在文学书写中,父亲形象就失踪了。而蔡崇达的书里,这个形象重新出现了。
      
      这部特别的“新人新作”,由韩寒监制,上市之初即广受好评。莫言、白岩松、阿来、阎连科等评价为当下写作中的一个惊喜。或许《皮囊》真是新生的"非虚构"写作林地里,兀自展现的一片完全与众不同、可读可思、独具样貌的林木。
      
      作者简介
      
      蔡崇达
      
      1982年生人,闽南人。
      
      大隐隐于市的新生代媒体人,人称“天才达达”,韩寒口中的“写作大师”。
      
      现任《中国新闻周刊》执行主编。“南方国际文学周”联合发起人。
      
      曾任职于《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24岁担任《周末画报》新闻版主编;27岁任《GQ》中国版报道总监,为 全球17个国家版本的《GQ》最年轻的报道总监。
      
      蔡崇达《皮囊》读后感
      
      《皮囊》,第一次看到一个作家能对自己、对朋友、对生活有那么深刻剖析。他的文字看了让人有一种俯至心灵的震撼。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我最希望的,“我希望自己懂得处理,欣赏人性的各种丑陋与美好,找到和它们相处的最好方式。我希望自己能把一路看到的风景,都用审美的笔触表达出来”
      
      说忧伤,在当下的文艺圈,似乎显得矫情,但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词来代替。
      
      我觉得,《皮囊》的忧伤,不是少男少女风花雪月的浅薄感伤,也不是无聊文人的强作呻吟,而是作者蔡崇达对身边普通人艰辛生活与无常命运的一种可贵的同情。
      
      《皮囊》第一篇,写了一个心肠非常狠的人——阿太,也就是作者的外曾祖母。她活到九十九岁,从来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认为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她每次切菜都很用力,有回生生切断一根手指,家人乱成一团,她却像没事人一样。看见一只从菜刀下逃生,洒着血到处乱跳的鸡,她一路小跑出来,抓住它,狠狠地摔死在地上,“别让这肉体再折腾它的魂灵。”
      
      这样的文字,无端让人惊心。这样的阿太,让人敬佩又陡生怜悯。在那副看似强悍的皮囊之下,她曾白发人送黑发人,挥别先她而去的女儿;也曾在摔伤腿之后,靠一把椅子一步步挪到门口,只为等待家中娃娃放学回来的身影。她有她独特的生活哲学,也有她命运里被坚实皮囊所遮蔽着巨大的忧伤。
      
      也许正是受她的影响,作者把本书取名为《皮囊》。
      
      皮囊,无论再坚实,再怎么伪装,终究有朽败的时候。一旦被揭开,里面的人心可能脆弱无助到你不能想象。作者在书中回忆他的父亲,自中风瘫痪后,会突然号陶大哭,会像小孩一样耍赖,发脾气,也会因为绝望而整天跟家人嘀咕,要“抓紧死”。真正死了之后,他又跑到儿子的梦中,责怪儿子只给他烧小汽车,不烧摩托车,“小汽车我不会开”;跑到老伴的梦中,说他“想骑摩托车去海边逛逛”,要赶快给他。原本带着几许幽默的话,此刻却仿若一枚枚坚硬的钉子,要锲而不舍地楔进读者那柔软的心里去。
      
      除掉熟悉的亲人,作者也写了很多遇到的普通人。比如重症病房里的病号和小心翼翼陪伴的家属,敢爱敢恨却为世俗不容的小镇姑娘,以及离开家乡闯荡最终一事无成的天才少年。他们离当今社会上所描述的那种“成功人士”似乎相去甚远,生活里的失意与痛苦,他们一一尝尽。他们也许有过意气风发,有过拼搏与执著,但无常的命运最后还是把他们一股脑地裹进忧伤的洪流。
      
      往现实里想,其实不只作者,我们每个读者身边,大概都会有这样一群忧伤的人,甚至包括我们自己。流行的喧嚣和永不满足的欲望,总是让我们把目光紧紧投向别处,投向五光十色、花枝招展的一具具皮囊,而不曾关注过那皮囊之下的丰富人心。
      
      如何评价蔡崇达的新书《皮囊》?
      
      文/木石
      
      来源:知乎
      
      豆瓣上对蔡崇达《皮囊》的介绍是:一部有小说阅读质感的散文集。
      
      书中李敬泽作序的最后一段说:我不能肯定这本书是什么,我甚至不能肯定它是小说还是自传。
      
      小说?散文?还是自传?读完整本书,一部分的我确实想知道那些故事到底是真是假;另一部分的我说算了无所谓本质上我们都不过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泪。刻字的人抽身,把自己当别人,读字的人浸入,把别人当自己。
      
      木心在《温莎墓园日记》的序中说自己偏爱第一人称写作:“......袋子是假的,袋子里的东西是真的。当袋子是真的时,袋子里的东西是假的了。”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给了太虚幻境门口的石头一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我并非执着于真假,可能是这本书太过匠气。
      
      看上去在写人生,实际是把人生的枝桠都砍断了装进故事的四方盒里。让无序服从于秩序,把离乱的碎片都拼成圆满的故事。起承转合,前因后果,一条小巷配几家五金店,一个茶壶配几个茶杯,全都匠心独运,稳稳妥妥。
      
      可真实的人生不是这样的,它杂乱无章,肆意铺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相比之下,脱胎于真实生活的《皮囊》,故事太规矩了。作为小说来讲,没有小说的想象,作为写实来讲,没有写实的诚恳。这是整体印象。
      
      然后是可怕的疏离感。
      
      作者对他文中的朋友们都有一种近乎冷漠的疏离,仿佛他只是一个置身事外的记者,永远在旁边观察,观察,看得透彻却从不参与。该发的短信不发,该谈的心不谈,不该发生的悲剧也就发生了。
      
      然后,有一种可惜。
      
      后记中说投身报业是曲线救国,最终目的是文学。从这本书看来,他曲的这条线着实给文字留下了印记,好的或坏的。也许是我本身口味的问题,钟爱的文字要么潦草不羁,要么诚恳克制。不喜欢他的这些印记。
      
      《皮囊》的配角们都是被生活伤害的人,只有主角自带主角光环过上了看似理想的生活。而实际上《皮囊》也被生活伤害了,如果他一开始就选择了文学,文字应该会更自由。
      
      人有那么一种心理,痛悔,内疚,等等,放在心里深思即可。一出声,就俗了,就要别人听见——就居心不良。人要想博得人同情、叫好,就是犯罪的继续。文学是不许人拿来做忏悔用的。忏悔是无形无声的,从此改过了,才是忏悔,否则就是,至少是,装腔作势。
      
      翻《文学回忆录》看到上面这段话。但我不忍心说《皮囊》装腔作势,至少是,在某些方面。
      
      因为看到那精心布局的背后,是一颗忍着痛的心,那颗心曾经向文学低头,如今正跪着求它原谅。
      
      姿势还算好看。还是推荐看看吧。
    责任编辑:xhw020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